多家大三甲向醫藥代表發出禁令
2020/8/19   來源:賽柏藍  閱讀數:

    據賽柏藍梳理,多地嚴查醫藥代表院內活動的后續來了,多所三甲醫院已經發布與醫藥代表相關的禁令。

    要求醫藥代表備案


    7月27日,中南大學湘雅醫院,發布公告要求各醫藥從業人員(制藥企業的所有銷售人員、醫藥代表;配送公司的商務代表、送貨員等)將相關信息在藥學部備案,即日起,不再接待未備案的醫藥代表。


    日前,浙江某三甲醫院向各醫藥商業配送公司、藥品生產廠家、藥品代理公司發布通知稱,根據國家衛健委2020年醫療行業作風建設工作專項行動方案,凡在本院進行藥品學術推廣的相關人員必須實行備案登記。


    嚴禁醫藥代表進入工作區域


    據微信公眾號“醫藥代表”消息,8月11日,中南大學湘雅二醫院向各醫藥公司通知稱,今年7月-12月將開展醫療行業作風建設工作專項行動方案,為落實國家文件精神,做出下列規定:醫藥公司業務員及廠家代表不能隨意進入藥庫及辦公區域,一周指定2天送藥時間,其余時間不再接待,只允許一名業務員前往,且不得在工作場地逗留。


    中南大學湘雅醫院除藥學部之外的其他部門更是直接表示,醫院一直在狠抓醫德醫風及行風建設,嚴禁回款及統方行為,嚴禁醫藥代表進入醫生診室及辦公室等地,違者將停用該廠家相關藥品。


    院內拜訪需提前申請


    近日,廣州某三甲腫瘤醫院也發布了最新的醫藥代表來訪接待審批規定通知——通知規定,醫藥代表來訪醫院,需要有正當事由,并通過釘釘提交申請,并需要經過病區區長、科主任、支部書記等多人審批,每次接待醫藥代表的人數不得超過5人,需要審核醫藥代表的身份信息,并要求醫藥代表簽署《廉潔承諾書》。


    通知還提到——“醫藥代表未經允許在門(急)診、診室、病房、檢驗科、設備科、 物流科、藥學部和信息管理部門等診療重點區域停留或活動的,本院員工一經發現均有義務予以勸離,必要時可請保衛科協助,予以驅離”。


    持續高壓整風,藥代如何應對


    一些大型公立醫院在發布針對醫藥代表的相關禁令時,明確提到了背后的原因——根據2020年醫療行業作風建設工作專項行動方案,7-12月是醫療行業整風月。


    根據7月24日下午國家衛健委辦公廳發布的《關于印發2020年醫療行業作風建設工作專項行動方案的通知》,從今年7月開始直到年末,衛健委將重點整治醫務人員收取回扣、藥企違規營銷等行為。8月-11月,是此次醫療作風建設的集中宣傳與整治階段。


    另有醫藥代表認為,中紀委等多部門的介入加強了此次整風的力度,也使得此次整風具有了和往常不一樣的色彩。


    確實,8月4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在《重點領域正風反腐觀察 深挖徹查醫療腐敗》一文中指出——今年以來,醫療反腐覆蓋面進一步擴大,從各大公立醫院,到臨床試驗機構、醫藥研究所,再到鄉鎮衛生院、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相關工作人員均被列入嚴查范圍。


    賽柏藍特約撰稿作者Joe哥進一步對賽柏藍表示,今年的醫療行風嚴查和往年的嚴查有著明顯不一樣的特征——首先從時間段上看,今年嚴查的時間段更長,以往的嚴查工作主要是從11月或者12月開始,今年的嚴查工作基本從下半年就開始了;其次從波及范圍上來看,往年的嚴查,波及面比較小,在行業引發的關注也相對有限,而今年的嚴查截止到目前為止,已經波及到了多家藥企和多位醫藥代表,而且呈現出一波接一波的趨勢,并且這一現狀在短期內可能還會繼續。


    Joe哥表示,今年的嚴查力度很大,醫藥代表一定要重視起來,如果還用往年的經驗指導今年的工作,一些醫藥代表恐怕是要出問題的。


    面對這一整風的勢頭,Joe哥的建議是,不管醫藥代表做的是學術還是不是學術,最好不要頂風去醫院,因為一旦被波及,可能就面臨被停藥,如果在這個時期被抓住并做了典型,對于醫藥代表和所在公司而言,損失都會比較大。


    針對上述醫院提到的醫藥代表備案和廉潔承諾書,Joe哥認為雖然這些措施在目前還缺乏較好的可操作性,但是從長遠來看,是一個趨勢,醫藥代表也是需要盡早接受和適應。


    賽柏藍特約撰稿作者碼萬祺進一步提到,醫藥代表是一種特定歷史時期內的人力資源,政策束緊是打擊醫藥代表不規范、不符合市場秩序的違規違法行為,而非完全否定醫藥代表的存在。


    確實,目前醫藥代表作為醫藥購銷鏈條末端的群體被整風嚴打的邏輯是——醫療行業整風的主要內容是打擊醫藥腐敗,整治藥品回扣,而由于部分藥品在招采環節的定價還存在回扣的空間和水分,所以一些醫藥代表的院內工作就與帶金銷售、統方等掛上了鉤,似乎只要醫藥代表出現在醫院,不管醫藥代表是不是在傳遞學術信息,總是有點“疑罪從有”的意思。


    不少醫藥代表都認為,醫藥代表是從事醫藥學術信息傳遞的國家承認的正當合法職業,一些不合規的行為也和醫藥購銷中的長久與復雜的矛盾有關,在藥品生產、出廠、招標、定價、進院等環節都存在著政策調整和優化的空間。


    由于醫藥代表被嚴查的背后是醫藥企業的業績訴求壓力,碼萬祺還向醫藥企業建議道,藥企還是盡量通過合規、合理的方式開展營銷推廣——比如:做大做強學術推廣,做出特色和實效,結合臨床發展需要,幫助醫院醫生提升技術服務價值,適當前瞻,站在醫院醫生角度,迎戰外部競爭。




    編輯:Rae
河北快三遗漏分布 西甲历史射手榜 188比分直播下载 甘肃麻将规则 河北排列7 澳门高频彩票平台安全吗 腾讯分分彩全天网页计划 单机版手机捕鱼达人 新疆35选7图表 江苏时时彩开奖走势图表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官网 皇冠体育娱乐 哈尔滨省福彩中心电话号码 如何看老时时彩走势 500彩票比分直播完整 德州麻将机 2018年广东36选7最新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