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了!第三批國采結果正式公布 一批藥企退場
2020/8/26  閱讀數:

    8月20日,第三批國采擬中選結果公示,公示期截止至8月23日,24日上海聯采辦發布第三批國采確認中選信息,第三批國采的中選結果正式確定,具體執行日期另行公告。根據以往的經驗,不久之后,預計今年10月前后,第三批國采的中選結果或進入落地階段。

    回顧第三批國采,集采品種56個,品規82個,金額226億元,共194家企業參與,涉及50多家國內外知名上市藥企。


    最終,55個品種擬中標,拉米夫定因報量有限,企業降價動力不足,成唯一落標品種。最終,第三批國采共產生擬中選企業125家,擬中選藥品品規191個,平均降價53%,最高降幅在95%以上。


    興業證券在一份研究報告中指出,從價格降幅上看,第三批國采的價格降幅基本延續了4+7帶量采購(平均降幅52%)和第二批帶量采購(平均降幅53%)的降幅,總體來看價格降幅正逐漸走向常態化。


    就第三批國采,中國醫藥商業協會副會長、百洋醫藥集團董事長付鋼對賽柏藍表示,今后帶量采購將會是常態化的趨勢。第三批是56個品種,到第四批、第五批,最終會擴大到500個左右的產品。對于進入集采目錄的產品,價格競爭還是比較激烈的,降價的力度也比較大。最后,醫保局會通過管理醫保支付價格,來約束醫療行為,解決過度治療的問題。


    一批外資藥企開始退場


    第三批國采擬中標結果公布后,引發廣泛關注的一個現象是——僅衛材的甲鈷胺片、優時比的左乙拉西坦注射液、輝瑞的利奈唑胺片3個原研品種中標。


    興業證券分析指出,4+7擴圍外資中選品種7個、第二批集采外資中選品種5個,此輪集采品種數量更多,但外資中選數量相對降低。


    據梳理,此次共194家藥企遞交了354個品種的報價,其中由外資藥企遞交報價的品種達43個——其中,默沙東和輝瑞涉及5個品種,禮來、諾華、阿斯利康和優時比涉及3個品種,安斯泰來與施貴寶涉及2個品種。


    具體來看,在首輪4+7集采時,僅有阿斯利康(吉非替尼)和BMS(福辛普利)兩個外企中標。


    在4+7擴圍時,外企的參與度明顯提高,賽諾菲(氯吡格雷、厄貝沙坦氫氯噻嗪)、阿斯利康(吉非替尼)、BMS(福辛普利)、默沙東(孟魯司特)、禮來(培美曲塞)等多家外企最終中選。


    在第二批集采中,拜耳(阿卡波糖、莫西沙星)、勃林格殷格翰(美洛昔康)、新基(白蛋白紫杉醇)、山德士(辛伐他。┲袠。


    值得注意的是,百時美施貴寶的阿哌沙班片、卡托普利片,勃林格殷格翰的鹽酸氨溴索片,拜耳的鹽酸環丙沙星片,安斯泰來的頭孢地尼膠囊,禮來的頭孢克洛膠囊這6個品種更是直接放棄了投標機會。


    而阿斯利康的阿那曲唑、默沙東的地氯雷他定、羅氏的卡培他濱、禮來的奧氮平口崩片、GSK(葛蘭素史克)的拉米夫定、諾華的來曲唑、輝瑞的舍曲林等品種,均報出了遠超最高有效申報價的價格,幾乎等于直接退出了至少50%的國家集采市場。


    抗病毒藥物拉米夫定為例,原研GSK基本未降價,報價為904.2元一盒,而國產仿制藥企業石家莊迪康龍澤的報價僅為11.94元一盒。


    可以說,在第三批國采中,原研藥的替代效應進一步顯現,仿制藥在大幅降價的同時,對于原研藥的替代呈上升趨勢。


    落選原研藥,銷售額逆勢增長


    有分析指出,外企的大面積退場可能和不同的選擇已經造成了不同的業績結果有關。


    根據拜耳今年的半年報,拜唐蘋全球銷售額下降73.8%,究其原因是因為在今年1月第二輪國家集中帶量采購中,拜耳報出了每片0.18元的阿卡波糖超低價,導致了拜唐蘋的銷售額大幅下滑。


    而拜耳未中標的兩款產品,銷售情況反而逆勢上漲——輝瑞的2020年半年報顯示,盡管在2018年底第一次4+7帶量采購和2019年9月的4+7擴圍中,輝瑞的立普妥和絡活喜均未中標,但是這兩款藥物的銷售情況卻逆勢上漲。


    另有專家對賽柏藍分析道,和國內仿制藥企業不同的是,外企往往擁有廣闊的國際市場,大幅降價或影響其全球的價格體系。另外,由于長期的患者教育,外企的原研藥還是有相當的品牌優勢和患者忠誠度,這也為他們轉向院外市場提供了基礎。


    付鋼進一步對賽柏藍表示,關于這個問題,我認為以中國消費者的支付能力,原研藥棄標醫院渠道仍然是大有可為的,品牌產品在零售市場也可以繼續釋放價值。比如輝瑞的立普妥、絡活喜均是帶量采購的出局藥品,通過數據可以看出來依然在中國市場大賣。


    “對于原研的品牌藥來講,他們如果跟國產的價格其實是跟不起的,因為仿制藥的價格一般會降70%、80%,即使它中了之后,數量可能比較多,但是沒什么利潤。品牌產品原來已經有幾十億的規模了,意味著中國有上千萬或者幾百萬的人常年在使用這個藥,這類原研藥一個月的治療費用也就是一百多到兩百塊錢,也不是說貴到哪里去。所以對于很多有一定支付能力的人來講,很多人是不愿意換藥的,他們還是希望用原來的品牌。所以說品牌溢價還是有的,未來這些產品考慮的是如何在院外市場繼續釋放品牌價值”。


    付鋼進一步說道,實際上,前些年百洋就意識到,藥企各自為戰、靠幾個產品支撐上千人甚至上萬人的全國性營銷團隊已經不現實了,工業企業應該將所有的下游客戶視為自身價值鏈條上的關鍵環節,積極展開合作,尋求共生共贏。集采落選的很多產品將逐步轉戰院外市場,那么品牌產品如何在零售市場繼續釋放價值,是藥企亟待解決的困境。為此,百洋搭建了商業化平臺,致力于為工業企業提供專業高效的全渠道商業化解決方案。


    院外銷售,成為一批藥企的新選擇


    另有研究報告指出,本身一致性評價與集采組合拳就有利于打破原研企業在中國市場的過高定價,同時加速國產替代是大勢所趨。外企無論選擇低價中標還是院外銷售都將出讓大部分市場。但是考慮到其全球藥品價格維護、銷售隊伍建設、部分患者的品牌偏好等因素,院外銷售或者是較好的選擇。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隨著越來越多的藥店參與到國家集采之中,中選品種還將同步進入零售藥店渠道,中選藥品的低價或會在零售渠道給原研藥品造成一定的競爭壓力。據賽柏藍了解,不少藥店都表示,他們希望積極參與國家集采,并通過低價中選藥品為藥店吸引客流。


    另外,根據國家醫保局最新的醫保支付標準與采購價協同要求,非中選藥品2018年底價格為中選價格2倍以上的,2019年按原價格下調不低于30%為支付標準,并在2020年或2021年調整到以中選藥品價格為支付標準。


    隨著以中選藥品價格為同一通用名藥品的支付標準,原研藥品還將進一步承壓。但是在目前的情況下,未中標原研藥的醫保支付,還有一定的緩沖時間。


    付鋼最后對賽柏藍說,集采給行業流通帶來的沖擊可能比一般人想象的還要嚴重,由于集采的這種力度和這種方式,使得醫院的藥品價格下降幅度特別大,平均下降70%以上。這種行為會導致一批原研藥退出醫院市場。那么從這個角度看,醫院作為處方藥銷售主渠道,這種功能也在迅速地弱化,藥品銷售主渠道正在從醫院向專業藥房轉移,互聯網上的專業藥房在第四終端,向第四終端轉移,這是一個巨大的渠道變革。在向院外轉移的過程中,互聯網也會分到很大一杯羹。


    可以說,隨著國家組織藥品集采的常態化,集采對于醫藥行業的一連串影響,還將持續顯現。




    編輯:Rae
河北快三遗漏分布 亿客隆 双色球胆码预测公式 ag真人骗局 山西11选5号码 湖北麻将卡五星玩法 2020互联网彩票开售最新消息 加拿大快乐8开奖视频 领军团队玩三分赛车会坑人吗 财神捕鱼 如何在网上看群英会开奖直播 关于高频彩票游戏停售通知 球探比分即时棒球比分直播 张家口赖子麻将 奔驰宝马娱乐城官方网站-点击进入 竞彩足球比分中奖 福彩双色球基本走势图彩票大赢家